鎵句笉鍒伴〉闈
鍗楁柟鏃ユ姤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民生







·
高强痛批医药购销领域的商业贿赂 28日
·
中国磁悬浮用自主技术 德国震惊猜疑日本反思 28日
·
教育部称不存在高考报名费“去向不明”问题 28日
·
《半月谈》:中南海新农村承诺 基层兑现几何? 28日
·
发改委公布去年价格投诉热点 教育乱收费仍居首 28日
 
昔日举重冠军邹春兰:那是我的路 不会让孩子再走

2006-03-29 10:14:01 南方都市报网络版 记者 姜英爽

相关新闻:
·昔日冠军今何在 体育总局过问“冠军搓澡工”事件 2006-03-29
·前举重冠军成搓澡工续:想回体工队 扫地都愿意 2006-03-28

  35岁退役冠军今为搓澡工,邹春兰不想提大力补不愿提至今没有孩子的事,只想恢复在体工队食堂的工作

  记:你还没有孩子,是吗?

  邹:(沉默)没有。不要提这件事。

  记:如果你有了孩子,还会送她去练举重吗?

  邹:绝对不会。我一定会让她好好学习。

  那是我(选择)的路,我不会让她再去走。

  邹春兰,35岁,曾经在1987年到1990年间,在女子小级别的举重比赛中数次获得全国锦标赛冠军,并打破全国纪录,目前在长春市一家大众浴池靠给顾客搓背维持生计;而且,由于受早年训练影响,她的身体出现了很多男性体征,虽然不断服用雌性激素类药物,但仍然经常长出胡须。邹春兰的故事被媒体披露后,引起全国读者的关注,昨天(28日),邹春兰在长春家中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在老家就给人搓,(每月收入)五六百”

  记者(下简称记):邹春兰,你的遭遇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你看到这些议论,是什么感觉呢?

  邹春兰(下简称邹):就是很不舒服,看到这些报纸,我的眼泪就掉下来。

  记:你在给人搓澡的时候,会觉得不平衡吗?

  邹:是的,如果觉得平衡我就不找(媒体)了。我就是觉得有的运动员没成绩也能有工作,我拿过那么多荣誉和全国冠军,为什么却安排不了呢?

  记:你觉得你的这种遭遇在体育界是个别的吗?

  邹:怎么说呢?没法说。不过我没看到多少人像我这么惨,给人搓澡。

  记:你觉得你的队友们退役后都过得挺好?

  邹:是的,都过得挺好的,比我好。

  记:你给人搓澡搓多久了?

  邹:我在老家农村就给人搓,然后是来到长春,一共将近4年了吧。

  记:你现在身上的伤多吗?

  邹:腰部比较严重。

  记:搓澡感到辛苦吗?

  邹:累。相当的累。有时候一天搓十几个,有时候搓二十几个。不是很固定。可是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是希望搓得越多越好,可以多挣钱嘛。可是有时候身体不允许,在老家的时候,搓多了,心脏病就犯了。

  记:一个月有多少收入?

  邹:五六百吧。

  记:有休息日吗?

  邹:不休息,冬天洗澡的人多,可以多挣点。

  “别人听了我的事情,就是一声叹息”

  记:觉得心理委屈?

  邹:是的,心理很憋屈。我想起过去那么辉煌,现在落到给人搓澡,有些事情,我都不敢去想。不愿意去想。

  记:你是觉得搓澡太累了呢,还是觉得搓澡让你心里无法接受?

  邹:是心里不好受。毕竟搓澡不是长久之计,到50岁的时候,我还能搓澡吗?要钱没钱,要房子没房子,觉得很迷茫。

  记:你潜意识里会认为搓澡是个低人一等的工作吗?

  邹:我不是看不起搓澡这个工作。可是作为一个全国冠军,如果她的工作变成了搓澡工,我觉得还是丢人的。我怕人家笑话我。我什么活都干过,我还粘过胶合板。可是我后来干不了了,一做就鼻子出血。

  记:你感觉别人在笑话你吗?

  邹:别人听了我的事情,就是一声叹息。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好心的大姐就说我多可怜,为什么不去找找有关部门,让安排工作。都是同情吧。

  记:你接受她们的这种同情吗?

  邹:(沉默)我怎么能不接受呢?她们也是好意,也是她们的鼓励,才让我鼓起勇气,朝媒体说出我的事情。

  记:经常会有不熟悉的人朝你问起你的事情吗?

  邹:有,可是我已经麻木了。没有任何感觉了。

  “就是要求恢复我体工队食堂的工作”

  记:那你的要求是什么呢?

  邹:我的要求就是恢复我体工队食堂的工作。

  记:以前你在体工队食堂工作,每个月有多少钱呢?

  邹:没有钱,我那时候刚退役下来,还没给我安排工作,在体工队食堂干了3年,结果领导换了,我也没有这份工作了。

  记:回食堂具体做什么?

  邹:做什么都行。扫地做饭都无所谓,只要让我上班就行。

  记:只要有个工作就比搓澡好?

  邹:对对。

  记:你希望的月收入是多少?

  邹:如果在食堂的话,月收入正常的话,也在一千多吧?

  记:1000多你就很满意?

  邹:(不好意思地笑了)没啥太大的要求,其实我的要求一点都不高。

  记:是的,你的要求一点也不高。

  邹:(沉默)

  记:为什么这么希望回体工队呢?

  邹:刚才也有记者这么问我。毕竟我在体工队呆了十多年,我的所有的朋友都在体工队呆着,在陌生的地方工作,我好像觉得心里挺难接受的。觉得看着他们训练,就感到很充实。

  “梦见我比赛却忽然举不起来”

  记:现在你还怀念当时的举重生活吗?

  邹:怀念。我至今还经常做梦,每次都梦见我在举重比赛的时候,却忽然举不起来。每次都这样。(不好意思地笑)也不知道咋的。

  记:潜意识里你还是非常看重每次的比赛。

  邹:每个运动员都是这样的,唯一的目的就是拿冠军。不能输。

  记:你不觉得这种竞技体育是非常残酷的吗?

  邹:作为当年的情况,我只能接受这些。(这些)我也理解。我也经常回忆我们在运动队那些开心的时候。想起来非常怀念。

  记:现在跟队友们还有联系吗?

  邹:有。只是去看到她们了,我又会觉得非常惭愧,好像别人都比我过得好,起码她们都在体工队,只有我给人搓澡,心里很自卑,不好意思见她们。

  记:你经常去体工队?

  邹:我总去。经常去。去体工队看看,想念她们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过去走走。

  记:会去过去训练的地方看看吗?

  邹:每次都会去。我还过去抓两下子。

  记:还能举起来吗?

  邹:但是不可能到达训练那时候(的成绩)了。也就是比试比试。

  记:还记得起以前拿到全国冠军的情景吗?

  邹:(声音低下来)特别高兴,特别开心。一碰到失败,就要痛哭很长时间。

  记:那时候,想到自己的未来是今天的样子吗?

  邹:想不到,根本想不到。

  记:现在还会爱看电视体育节目吗?

  邹:有举重的时候我就会去看。

  记:特别喜欢?

  邹:有时候运动员做的动作不好,我还会做一些评论,看的时候很开心。

  记:看到奥运会比赛的时候,会想什么呢?

  邹:如果让我去参加的话,我也可以当冠军。我们那时候(时机)不好。

  “当时我在农村,家里穷,这也是一种出路”

  记:我知道你吃过很多叫什么大力补的药,你觉得里面有禁药成分吗?

  邹:我不想去想这些事情……别的我真的不愿意想起。我也仅仅是怀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记:这些药对你身体影响大吗?

  邹:服用这个肯定是对我身体有害。(有)很大的影响。这事不提了,好吗?

  记:你还没有孩子,是吗?

  邹:(沉默)没有。不要提这件事。

  记:为什么?

  邹:不想提。不为什么。现在就是不想提这个事情。你就多写写我搓澡的经历吧。

  记:作为35岁的你,这是一个完全正常的愿望……

  邹:(沉默)

  记:像你现在的身体,能有孩子吗?

  邹:可能还要看今后的治疗情况。再说现在就是能要孩子也不能要,经济条件不好。我们的处境就是房子里连一个沙发都没有,但我生了这个孩子必须要付出养育他的责任,现在我还没有这个能力。

  记:那你想有自己的孩子吗?

  邹:很想。

  记:男孩呢还是女孩?

  邹:这个还没去想,不敢想。

  记:你当时知道你今后所付出的是这样的代价吗?

  邹:(沉默)当时没寻思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记:但你仍然不后悔?

  邹:不后悔。

  记:真不后悔吗?

  邹:也没有啥后悔,现在(后果)已经造成了,也没啥后悔的。

  记:你当时年纪小,也只能接受这个选择?

  邹:对。当时我在农村,家里穷,这也是一种出路,想着将来就会有工作了。

  记:这是当时最大的愿望?

  邹:是的。

  “体工队是我最向往的地方”

  记:你喜欢举重吗?

  邹:喜欢。

  记:我知道训练是非常枯燥乏味的,而且不是很多人关注这个项目。

  邹:我那时候确实小,刚开始不是很喜欢,可是后来越练越喜欢这个项目。

  记:为什么?

  邹:我感觉举重能给我带来幸福。

  记:你指的这种幸福是什么?

  邹:得到冠军的快乐幸福,还有感觉能够给我未来的幸福。练好了,你就能有很好的工作,这个时候,我就会感受到幸福。

  记:你觉得体育给了你一种非常大的成就感?

  邹:是的。觉得自己很辉煌。

  记:这种感觉你离开举重队之后,还有过吗?

  邹:再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所以我特别留恋。

  记:所以你这么希望回到体工队?

  邹:(低声)体工队是我最向往的地方。

  记:如果你有了孩子,还会送她去练举重吗?

  邹:绝对不会。我一定会让她好好学习。

  记:你不是很爱举重这项运动吗?

  邹:那是我(选择)的路,我不会让她再去走。把自己所有的青春都献给了体育,最终如果像她母亲一样,落到这样的情况,我怎么忍心?

  记:想起这些,你对自己的体育生涯是爱,还是恨?

  邹:(爱恨)都包括了。

(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两千人撒谎为盲女圆梦续:北京专家将为其会诊
下一条:商贩向小学生兜售祭品 冥车冥宅成“斗富”玩具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