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民生







·
教育部批评部分省市落实政策不力 震动地方政府 05日
·
美国灾情严重 胡锦涛同布什通电话商定推迟访问 05日
·
胡锦涛在抗战胜利大会发言 在日华侨华人反响强烈 05日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 05日
·
胡锦涛同普京通电话 普京祝贺中国抗战胜利60周年 05日
 
北京双语标牌多数老外看不懂 六大问题弄晕老外

2005-09-06 09:54:31 北京晨报网络版 记者 周萍

相关新闻:
·老外难懂北京双语标志 中式英语让华裔女孩遭讽 2005-07-27

  南方网讯 行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中英文的双语标识随处可见,而从今年5月份开展双语标识纠错活动以来,北京市民已经从交通路牌和单位标牌等处纠出了140多处错误。据了解,双语标牌没有相关部门统一管理,很多部门都可以自行制作,“没有管理必然会出错,而出错影响的是整个城市的印象。”一直活跃在纠错前沿的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师刘永利说。

  双语标牌的英语翻译出错,最直接受影响的是外国朋友,为此,记者走上街头和外国朋友中间,调查京城双语标牌的问题和他们的感受。

  反应多数外国人看不懂

  ●英语提示逗乐老外

  来北京上学两年的加拿大朋友克莱瑟被大街上的英文标识逗乐过很多次。他告诉记者,刚开始看到英文标识他不明白意思,但经过问询身边的中国朋友再对比后,他明白这些双语标牌都存在错译和滥译的毛病。

  克莱瑟给记者举例说,他乘坐地铁,“After on,over off”的标语就让他摸不着头脑,“后来问了一些朋友才知道意思是‘先下后上’,可是我们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克莱瑟告诉记者,他还看到一些自己就能看出来的错误词语,“有个酒店里防火指示中‘evacuate(疏散)’错用成‘scatter(驱散)’。”

  ●上“W.C”进退两难

  英国人路丁告诉记者,半年前他刚来到北京时就被厕所搞晕过。在某个度假酒店的洗手间前,路丁徘徊了半天,就是不敢进去,一直等到洗手间里另一位男士走出来,路丁用手势询问后才走进洗手间。“因为这个洗手间英文标识牌上写着‘W.C’,然后画了一个红色的男性头像,而在国际标准中,红色表示男性禁用此洗手间。”路丁说,大街上英文标识的错误经常出现,但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与路丁一样在厕所问题上有疑问的还有美国人杰克。杰克看到很多公共场所都悬挂了英文“W.C”字样的标牌,表示是洗手间。杰克认为这样的标识用在公共场合非常不雅,因为在英国英语中,“W.C”类似中文所说“茅厕”,是比较粗俗的说法,而在外国表示厕所时多用“Restroom”,意思为“洗手间”。

  ●满街“Hotel”难理解

  在北京语言文化大学的校园里,随时可以见到三三两两走过来的外国朋友。面对记者的询问,这几位外国朋友说多数英文标牌他们看不懂。苏珊娜表示,她前几天到东方家园买东西,其中一个收款台上树着“Stopcashier(暂停收款)”的标牌,苏珊娜说用“Closed”就可以了,可当时她就被弄糊涂了。

  英国人路丁说自己不理解北京有那么多“Hotel”,任何一家普通的餐馆也冠上这个名头。在他看来“Hotel”应该是上一定档次的,可以住宿、提供饮食的地方,而大多数普通的餐馆应该叫做“Restaurant”。

  调查记者查出六大问题

  ●问题一:逐字翻译

  在宽街路口的一个公共厕所,记者看到上面标注着“Public toilet”。刘永利说这是典型的对号入座,把中文逐字翻译成英文,实际上只需要“Toilet”就可以了。

  类似问题:

  光华路移动营业厅“业务受理台”,翻译成了“Business Reception Desk”,实际上“Reception”就可以;人民大会堂“游人止步”,翻译成了“Notice To Visitors”,实际上“Notice”就可以;光华路移动营业厅“暂停服务”,翻译成“Business Suspended”,实际上“No Service”就可以了;东直门某写字楼“前台”,翻译成了“Front desk”,实际上“Reception”就可以了。

  ●问题二:拼音和英语混用

  记者在北京多处道路指示牌上看到,英文标识时而用英语时而用汉语。在新东路看到标识翻译为“Xindong Road”,而朝阳北路则翻译成“ChaoYangBeilu”。同样的问题还包括立交桥的翻译,比如农展桥标成“nongzhan bridge”,其中“bridge”应该是水上之桥的概念,立交桥应该是“overpass”。

  类似问题:

  在朝阳北路相隔几百米距离中相继出现“辅路”的两个不同标识:“fulu”、“service road”。标牌上拼音和英语混用这种情况多出现在交通指示牌上,如雍和宫大街标成“yong he gong da jie”,望京桥标成“wangjing bridge”,东直门桥标成“dong zhi men qiao”。

  ●问题三:画蛇添足

  刘永利说自己看到西客站警务工作站的牌子时就乐了:“牌子上写着‘Police Affairs Station’,可是在英文翻译中要有适当的增减,不需要对照汉语生硬地翻译,所以‘Police Station’就能让外国人明白,突然在中间加上一些词语,外国人反而不明白了。”

  类似问题:

  东方家园的“停车”牌翻译成了“Parking This Way”,实际上用“Parking”即可;爱家家居的“收银台”,翻译成了“Cashier Desk”,实际上可用“Cashier”;在航空制造工程研究所院内“警务工作站”,被译成“Police Work station”,实际上用“Police Station”就行了。

  ●问题四:不符合表达习惯

  在国子监,“游客止步”翻译成了“No Visitors”,刘永利说这种翻译不符合英语的表达习惯,同时也非常生硬,只需要翻译成“Staff Only”即可。

  类似问题:

  “男厕所”用“Gentleman”较恰当。但国子监和西客站的“男厕所”分别译成了“W.C men”和“man toilet”。东方家园“退货处”翻译成了“Goods Return”,实际上用“Refundment”就行。呼家楼某公园“游客止步”,翻译成了“Guest Go No Further”,实际上用“Staff Only”即可。

  ●问题五:不符合表达规律

  在朝阳医院内,“无烟”的标识被译为“Smoking Is Not Allowed In This Hospital”,属于较严厉限制性公示语。可用静态提示性公示语“Smoke Free”。

  类似问题:

  东直门某大厦“专用车位”,翻译成“Appropriate Parking”,实际上“Reserved Parking”就行。第二外国语大学“留学生”公寓,翻译成了“Foreign Students”,实际上“International Students”更符合表达规律。

  ●问题六:拼写错误

  在刘永利家附近的某个餐厅里,服务员将菜单递给记者时,记者看到封面写着一个大的“Weicome”,刘永利说自己第一次带单位同事来到这里,大家都是英语教师,想了老半天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后我琢磨出来是‘Welcome’。”

  类似问题:

  雍和宫“售票处”:翻译成“T.O”,正确应是“Ticket Office”;某休闲中心“娱乐”:标成了“Enter Tainment”,应该是“Entertainment”;东方基业交易市场“出口”,翻译成“Export”,正确是“Exit”。

  部门说法

    市交管局设施处:要求不一导致混用

  交通标识上英语、汉语拼音混用的情况最严重。树立交通牌的市交管局设施处负责人表示:“国家语委让我们用汉语拼音,北京市民讲英语办公室让我们使用英语。”市民讲外语组委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表示,坚持指示牌标识用英文翻译,是从北京的国际化形象考虑的。“北京市民讲英语办公室出具了要求并盖章,交管局应按我们的要求执行。”

  但同时,国家语委教育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有关负责人说,国务院颁布的地名条例里规定,道路标识要用汉语拼音。“我们坚持路标用汉语拼音,主要是考虑既不懂英语也不懂汉语的外国人,其次是只认识繁体字的人,还有不认识汉字只能用拼音的半文盲。如果用英文标注,反而会给以上人群造成不便。”这位负责人表示,全国统一的道路标识是汉语拼音,所以北京也应该遵守。

  最新进展

  北京市民讲英语办公室:标识纠错已经开始

  记者从北京市民讲英语办公室了解到,目前对双语标识纠错的工作已经有了进展。“我们对道路交通、公园简介几个方面都开始了改错工作。”负责交通纠错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9月6日开始,市交管局对二、三环主辅路的英文标识进行统一,同时对4A级的旅游景点、风景区进行检查,把错误的地方汇总,然后逐渐完成纠错工作。”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双语标识存在的错误问题近期将有质的改变。”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问题标牌·原因

  缺乏专业制作 导致错误百出

  市民讲英语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把错误产生的原因归结为两种:“一种是翻译的人水平不高,导致出现错误;另一种是在制作标识牌的过程中排版人员发生失误,导致拼写错误或者多余空格等。”

  工作人员举例说,很多景点自己找翻译公司制作英文标识,但翻译公司良莠不齐,人员也没有受过特殊训练,所以翻译出来的英文都有问题。

  “没有专业的人来进行这项翻译工作,是出错的原因,”戴教授表示,“语言是交际的媒介,标识语言有特殊的结构和表达用语,国外有专门的机构和人来做这项工作,比如交通部门就有专门的使用语言,同时下达使用手册,在商品分类中也有特殊的标识语言。”“但我国的英语教育还停留在应试阶段,课本远离生活,”戴教授说,“很多人都误以为把中文和英文相对应就可以翻译,这样的想法往往导致老外看不懂英文标识牌。”

  问题标牌影响:城市牛皮癣影响北京形象

  第二外国语学院的戴宗显教授一直致力于公共英文标识的纠错工作。戴教授对城市的英文标识错误起了一个形象的名字——“城市牛皮癣”。

  负责这项工作的北京市民讲英语办公室表示,影响城市国际形象是错误英文标识产生的最大弊端。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外国人到这里看到蹩脚的英文,一种感觉是不懂,英语提示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另一种感觉是看懂了,同时也会感到竖立标牌的国家缺乏教育,对中国人使用外语的水平产生质疑。”

  戴教授认为:“这对中国的国际形象影响不好,一个城市的硬件做得很漂亮,大厦林立,但公共标识牌出现那么多错误,就意味着这个城市的软件没有跟上。”

  同时,英语初学者会对公共标识牌产生信任感,错误的英文标识也会让初学者自然而然地模仿,久而久之会形成恶性循环。

  ●纠错

  交通标识实行“拿来主义”

  针对这些错误标识的纠正,戴教授说,尽管现在有很多学者以及热心读者在网上对这些不规范以及错误英语标识进行了讨论,并提出了正确的改正方法。但目前没有专门的机构对此进行监管和提供相应的指导。“如果有管理部门来统一标识,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在解决这些英文标识错误的问题上,戴教授提出了几点看法:“对待交通等国内外可以一致的标识,完全可以实行拿来主义,找一些专家到国外把他们的表达用语拿过来使用。”

   “专业中文”标识翻译应慎重

  而在另一类蕴涵中国文化的公共标识语中,戴教授认为目前分歧仍然很大,佛教用语是最大的一个例子。有的专家主张直译,但这样中国文化的底蕴就损失了,但按照中文原意来翻译,外国人又看不懂。戴教授举例说自己曾经帮助某旅游景点翻译,但中文意思他都没有弄懂,更别提外国人明白了。“中文过于专业化是这类翻译的难点所在,因为标识牌不同于书籍,要简单平民化,所以从中文的标识牌开始就应该简化意思,这样英文翻译也能清楚了。”

  2002年,北京市民讲外语活动组委会成立,组委会召集权威教授和知名英语培训机构等专家加入“消灭”不规范英语的行列。“像我一样积极寻求解决方案的人不多,但我们的队伍在逐步壮大。”刘永利告诉记者。

  同时,参加过北京重要景点英文指南修改工作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陈琳表示:“很多国家都在寻找解决双语路标的规范和国际化问题的办法,中国也要在这方面下力气。”(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北京西单一工地脚手架倒塌 3人死亡21人受伤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