鎵句笉鍒伴〉闈
鍗楁柟鏃ユ姤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新闻栏目图片







·
宏观调控成效明显:热度明显降低 总体处于常态 24日
·
宏观调控成效明显:行政干预减少 资源瓶颈严重 24日
·
司法改革触及核心问题 最高院将收回死刑复核权 24日
·
赵启正执鞭人大新闻学院 退休高官任教蔚然成风 24日
·
任志强服软否认支持暴利论 谁给了他们追逐暴利的机会 24日
 
拐卖38名儿童首犯判死
女人贩嚎哭:我的孩子咋办?

2005-11-25 09:52:29 南方都市报 记者雷石鹏/统筹 记者乔建 通讯员王创辉/采写 记者冯宙锋/摄影

相关新闻:
·吉林江城7聋哑学生神秘失踪 疑被拐卖已找回一名 2005-11-16
·优秀学生干部拐卖同学卖淫 10女生被分4次拐卖 2005-11-05
·拐卖妇儿案增多 警方:勿和陌生人接触或见网友 2005-11-11
·跨国跨省拐卖53名儿童 “卖人”团伙主犯被判死缓 2005-11-07

一个10人犯罪团伙在东莞3年作案31起,至今尚有12名儿童无法被解救

一名女人贩听判后掩面而泣。

  南方网讯 昨日(24日)下午,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备受关注的“六一”特大团伙拐卖儿童案作出公开宣判:拐卖26名儿童的首犯刘建秋被判处死刑,其余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至死缓。据悉,这10名人贩子犯罪次数达31次,拐卖儿童38名,至今尚有12名被拐卖的儿童没有被解救出来。

  谎称养不起 一童卖一万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1年3月至2004年5月期间,刘建秋、刘洪强、梅波、邹世英等人单独或结伙,窜到东莞市寮步、大朗、东城等镇区的市场,乘3- 5岁儿童单独在市场附近玩耍、身边无大人陪伴照看之机,即以买泡泡糖、玩具等为诱饵,拐带儿童到汕头市潮阳区,交由刘建秋、胡海平、陈虹、卢锦辉、郑英俊、黄玩伟、张秀等将儿童卖出,先后共拐卖儿童38名。在拐卖儿童时,一般故意向买主编造这些孩子是父母养不起才要卖掉的理由。一般一个儿童以1万元左右的价格卖出。

  去年破案陆续有儿童获救

  2004年6月,这一特大拐卖儿童案被东莞警方破获。今年3月初,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后又有团伙成员落网,被拐卖儿童陆续被解救。此案因此被东莞市中院退回检察机关补充侦查。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建秋、刘洪强、梅波、胡海平等10名罪犯拐卖儿童罪的全部事实中,除指控被告人刘建秋、胡海平的部分事实法院不予确认以外,其余指控的事实清楚,予以确认。其中,刘建秋、刘洪强、梅波、胡海平分别参与拐卖儿童26名、27名、9名、24名,被法院认定为主犯,其余6人为从犯。

  两犯有立功表现从轻处罚

  法院认为,本案是一起由各被告人对拐、卖儿童的各个环节进行分工合作、实施一条龙式的犯罪,犯罪次数达31次,拐卖儿童38名,造成至今尚有12名被拐卖的儿童无法被解救的严重后果,各被告人依法应予严惩。被告人刘建秋、刘洪强、胡海平论罪均应处死刑,但鉴于胡海平属在审判时怀孕的妇女,依法对其不适用死刑,且归案后积极协助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儿童,并有检举他人犯罪经查证属实的行为,刘洪强归案后也能协助公安机关捉获同案人,均应认定两人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从轻处罚。刘洪强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胡海平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法院宣判后,10名被告人均当庭表示不服,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宣判现场

  女人贩听判后呼天抢地

  法庭宣判后,主犯之一胡海平瘫倒在地,狂喊“我的孩子怎么办”!胡海平所属的10人犯罪团伙3年中在东莞作案31起,拐卖儿童38名,造成至今尚有12名被拐卖的儿童无法被解救的严重后果。此案昨天在东莞市中级法院一审宣判,首犯刘建秋被判处死刑,其余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至6年有期徒刑。记者冯宙锋摄

  昨日下午4时,在审判长的命令下,10名人贩子被法警押上法庭。主犯刘建秋低着头,默默地走上被告席,他看上去比自己实际41岁的年龄要苍老许多。4名女人贩红着眼睛,看上去都还比较安静。主犯胡海平在此前的几次庭审中以撒泼出名,昨天刚开始看上去很平静。

  此次宣判的判决书多达74页,近5万字。审判长梁聪逐一宣读了10名罪犯拐卖38名儿童的31条累累罪行。在审判长长达15分钟的宣读判决书过程中,包括刘建秋在内的几名男人贩一直低着头,没有任何表情。胡海平等4名女人贩却一直不停地在抹眼泪,低声地抽泣。当审判长宣布胡海平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时,胡再也忍不住了,号啕大哭起来。两名女法警赶紧制止,但是胡海平依然我行我素,边哭边嘀咕个不停。当审判长宣布闭庭的一刹那,原本直立坐着的胡海平顿时瘫倒在地,仰起脖子嚎叫起来。在两名女法警和身边同犯的拉扯下,胡才坐起来。随后反复多次从座椅上滑到地上。边哭,边冲着女法警和周围的记者叫喊:“我的孩子怎么办?我这都是为了养家呀!”

  面对记者的采访,胡海平也没有停止过大声嚎叫,嘴里反复念叨自己的孩子。

  直到最后被押离法庭,走上囚车,胡一直哭叫个不停。

  男人贩刘建秋一言不发

昨天下午,被判死缓的刘洪强拿着判决书埋头等待被押走。

  与胡海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外一个被判死刑的主犯刘建秋。刘建秋自步入法庭开始,除了表示要上诉之外,就一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当得知自己被判死刑后,刘建秋也只是两眼无神地看着判决书,最后一言不发地在判决书上签字画押。记者几次试图采访刘建秋,面对记者的提问,刘充耳不闻,只是用手托着额头,头慢慢往下沉,直到照相机无法拍到他的面孔。

  上次采访刘建秋的时候,刘远比这次配合得多。记者得知他有4个孩子,他表示自己在拐卖别人孩子的时候,也想过别人会很着急,至于自己为什么还会做这种事,他总是以说不清楚为借口托词。

  家长心声

  被解救儿童家长:“这些人贩子都够枪毙的”

  曾奎是被这伙人贩子拐卖的儿童之一。今年3月3日东莞中院公开审判该犯罪团伙时,曾奎还没有被解救出来,曾奎的父亲曾志伟无精打采地旁听了当时的审判。3月31日,东莞公安机关根据破获的线索,终于从汕头市潮阳区将曾奎解救出来,曾志伟全家才得以团圆。昨晚,记者采访了曾奎的父亲曾志伟。

  记者将公开宣判结果告诉了曾志伟,他很惊讶。他告诉记者,他不知道公开宣判,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到法院旁听的。据悉,2002年9月9日8时许,刘建秋窜到东莞市桥头镇新城市场,见到曾奎(男,1998年5月13日出生,四川省铜梁人)在市场一卖水果摊档前玩耍,就以糖果引诱,将曾奎拐至汕头市潮阳区贵屿镇。后刘建秋以9400元将曾奎卖给潮阳区某村民陈某。

  得知宣判结果后,曾志伟感叹“这些人贩子都够枪毙的”。他说已将儿子送回老家上学,现在自己可以安心在东莞打工。曾告诉记者,“自从这伙人贩子被抓后,这一年多来,没听说附近有哪家孩子丢了,大家也都比较放心了。”

  未被解救儿童家长:“结案了,还会救我孩子吗?”

听完判决后,主犯胡海平跪倒在地,痛哭不已。

  许明才的儿子已丢了3年多。2002年1月1日,其子与曾奎一样在东莞市桥头镇新桥市场丢失。以往每次公安、法院有一点关于找到孩子的消息,许明才都会立即赶去询问。昨天的宣判,许明才并不知道,当记者告诉他的时候,许明才第一句话就是:“现在结案了,他们还会救我的孩子吗?”

  记者从长达70多页的判决书里没有找到关于许明才儿子的一点信息,但是许明才却坚决相信“一定也是这伙人干的”,否则怎么会那么巧,在同样的地点丢孩子呢。许明才告诉记者,他到处打听,从刑警队那里得知他的孩子是被刘洪强拐走的,后来在周转过程中,有个中间人死了,线索就断了,所以不知道自己的孩子现在在哪里。

  许明才一再请记者帮他多留意有关被拐孩子的信息。他很害怕现在宣判了,认为案子结了,自己的孩子也就解救不出来了。

  ■对话

  女人贩胡海平:“我的孩子怎么办?”

  胡海平,女,外号“湖南婆”,36岁,小学文化,湖南省新晃人,案发前住汕头市潮阳区。因涉嫌拐卖儿童罪于2004年6月1日被羁押,同年7月8日被逮捕。胡海平参与拐卖儿童犯罪22次(均为同案人拐回儿童后参与贩卖儿童),拐卖儿童24名,破案后共有20名儿童被获解救,尚有4名儿童未获解救。法庭鉴于胡海平属在审判时怀孕的妇女,依法对其不适用死刑,且归案后有立功表现,依法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5万元。
  面对记者的采访,胡海平反复强调自己拐卖儿童完全是为了养家糊口,为了将自己3个孩子拉扯成人。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自己有孩子吗?

  胡海平(以下简称“胡”):家里有个可怜的婆婆,公公死了,还有一个小叔子是傻子,丈夫也是个傻子,我自己有3个年幼的孩子。全部靠我自己养家。

  记:怎么忍心去拐卖别人的孩子?

  胡:不知道这是拐卖,我不懂,不知道拐卖(儿童)是犯法。我住的地方,很多人家都把自己的孩子丢了。

  1995年,我自己就是被别人卖到我丈夫家的,丈夫家花了9000元钱才买到我。丈夫家太穷了,公公死了以后,都是邻居凑钱安葬的。我实在不忍心离开这个可怜的丈夫。

  记:还记得你拐卖过多少次小孩吗?

  胡:不记得了。(忽然,胡变得魂不守舍起来,号啕大哭。)我自己的孩子怎么办?我的3个孩子怎么办?……我完全是为了赚钱养这个家呀,为了将3个孩子养大成人呀。

  记:你拐卖一个小孩能拿多少钱?

  胡:很少的,都是随便买家给的。

  记:你现在还怀有孩子?

  胡:哪里有呀?已经打掉了。我那可怜的3个孩子怎么办呀?(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陕西:改水工程亚洲最大
完工十年村民仍喝苦水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