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新闻栏目图片







·
湖南衡阳2.53亿元公积金被挪用 管理中心主任被捕 22日
·
国务院研究部署加强职业教育工作 提出发展目标 21日
·
中美发展21世纪建设性合作关系 构建新关系框架 21日
·
中国展露外交活力是对“中国威胁论”的有力回击 21日
·
百姓懂得用法律治官 15年来22个部委被告上法庭 21日
 
学费

2005-09-22 14:19:53 南方周末 周超(湖北)

相关新闻:
·走进艾滋家庭
武大学子一次特殊的暑期生活
 2005-09-15
·用彩色课本的是贫困生!
兰州几所小学如此区分贫富
 2005-08-31
·没有钱 梦难圆
——聚焦湖北贫困大学新生
 2005-08-29

[木棉观察]他们何时才有灿烂的笑脸——关注高校贫困生

经过多方筹措,终于筹足了报名所需要的8700多元学杂费

  南方网讯 47岁的许贤超和妻子直起身,把割倒的芝麻放在一边,再弯下腰,继续割。随着一次次地弯腰,一次次地起身,躺在他俩身后的芝麻不断增加。终于,感觉今天割得差不多了,许贤超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估计再过一会儿,暴雨就要到了,得赶紧把芝麻捆起来运回家,今年孩子的学费就指望这个了。

链接

  据有关部门统计,2004年我国城镇居民年平均纯收入和农民年平均纯收入9422元和2936元,如果按照每名大学生每年就学平均支出7000元计算(含学费、生活费和住宿费),一个人本科4年最少花费2.8万元。以此计算,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纯收入。——摘自新华网

  武汉市江夏区郑店街金星村许贤超的大儿子许昌,今年考上了重点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小儿子许才广也被省重点高中江夏一中录取。村里人交口称赞许家出了两个“状元”。可许贤超心里明白,为了这一天,他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从地图上看,儿子读书的地方离家也就40公里,可要从田梗走到那里,近万元的学费成了最大的问题。

  和大多数庄稼汉一样,许家人全年的收入都靠在地里刨出来。近来这段时间,在村里筑路工地上干完重体力活之后,他还要和妻子趁着中饭后的一点时间,往芝麻地里跑。这样辛苦忙活下来,家里的3亩鱼塘和4亩地,可以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

  不过,这离要交的学费还远着呢。

终于拿到通知书了,许昌(右一)和弟弟许才广(左一)都很兴奋,全家第一次照了张“全家福”

  想当初,村里人都笑许贤超夫妻俩傻,放着两个劳动力不让外出打工、下地干活,反倒花那么多钱让他们上学。被繁重的农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夫妻俩也曾不止一次想过让儿子回家帮忙。可看着儿子优异的成绩,实在是狠不下这个心。如今喜讯传来,许贤超顾不上、也没有能力给儿子们任何奖励,当下最要紧的是为大儿子筹集学费。

  掰着指头算算,一年的收入除了吃饭、穿衣,还要买种子、化肥,七七八八用下来,存折上就只剩下1500元了。大儿子一年学杂费加起来近一万多元(还不包括生活费)。小儿子要上高中了,也需要2000多元,这钱从哪里来?伢们这几年读书,已经把家底掏光了,能借的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这个庄稼汉子第一次觉得自己没用,每日长嘘短叹。 

好不容易凑足了学费,母亲为儿子准备行装

  不久前,连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也形容,以他与妻子两人的收入,仅能供一个小孩读大学。高官尚且如此,更何况收入较低的农村民众。

  儿子许昌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背着家人大哭了一场,藏起录取通知书,做好了外出打工的准备。他希望弟弟不要再因贫困而辍学。许贤超夫妻俩知道大儿子的打算后,也是老泪纵横,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坚决反对他外出打工:“就是砸锅卖铁,爸妈也要供你读大学。”

  亲戚们大多也是农民,情况好不到哪里去,老许想尽了办法也只借到2000元,还有7000多元缺口。眼看开学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夫妇俩吃不下也睡不着……

虽说是自己的二姐,许贤超也不好意思开口借钱。二姐是残疾人,靠在镇子上开小卖部谋生

  在当地媒体和好心人的帮助下,直到大学开学的最后一刻,大儿子今年的学费才终于有了着落,其组成部分除了家里储蓄的1500元和夏季卖西瓜得的500元外,还有武汉市江夏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捐助的2000元;郑店街办事处捐助的500元;许贤超的姐姐资助的2000元;其他亲朋好友及乡邻捐助2000元。而最后500元的缺口,也由记者在采访时补上了。

  面对这份如同“百衲衣”式的清单,许贤超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学费,这个令经济困难家庭惧怕的压力,在家人和社会的努力下,暂时地化解了;他家避免了重演,通常在这类家庭中出现的“高中生拖累全家,大学生拖垮全家”的悲剧。

  “谢谢大家的关心帮助。以后,我们家孩子能在城里找一份像样的工作,出人头地了就好了!”许贤超向记者表示。但在梦想实现之前,他还有4年的路要走,而且会很艰辛。(编辑:姜志)

虽然正当中午,夫妻俩却在芝麻地里挥汗如雨。种芝麻比较“来钱”,但也最劳神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不上学毋宁死
上学或辍学:贫困生的生死阄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