鎵句笉鍒伴〉闈
鍗楁柟鏃ユ姤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法制纵横







·
炒楼者的最后时刻 承受经济和道德困境双重煎熬 03日
·
文化部原部长刘忠德:“中国城市严重同质化” 03日
·
四部门联合督查 五年内乡镇吃公粮人员只减不增 03日
·
县域扩权改革 “省管县”能否破解县域财政困局 02日
·
固定利率房贷未必都利好 选择合适银行更重要 02日
 
优秀学生干部拐卖同学卖淫 10女生被分4次拐卖

2005-11-04 09:51:23 南方都市报

相关新闻:
·检察官涉嫌组建卖淫连锁店 进行家族式管理 2005-10-14
·老汉嫖妓花光工钱 欲把卖淫女介绍给儿子当媳妇 2005-10-31

   南方网讯 阿宇她们都是四川省巴中市远程计算机中专学校的学生。这个学校是一所私立中专学校。

    今年以来,该校组织学生到深圳宝安区某集团公司下属的电子厂打工。根据警方介绍,该中专学校此前就在该厂设立了一个服务联系点,主要是介绍学生到该厂进行社会实践(实习)。

    从9月9日开始,学校派到该厂提前联系工作的一名姓张的学生干部(在逃)伙同另外一名学生干部(在逃)分批次地带领一些女学生离开实习基地,贩卖到饶平县钱东镇。

    据钱东镇派出所所长余国平介绍,这名姓张的学生干部1986年11月26日生,现在还不到20岁,是一名教师的儿子,在学校表现一直良好,历年都是学校优秀学生干部。 今年该校在深圳保安区的实习工作事宜就是派他提前联系的。另外一名学生干部姓吴,男,1985年2月15日出生,今年20岁。就是他们两人分四次把同校的10个女生带到钱东。

    9月9日,张、吴两人以到汕头海边看月亮为名,将一名女同学带离深圳,先到东莞吃饭,然后转乘车到汕头,随后将该女生交给钱东的“鸡头”——同是四川人的王仁利和谢某。

    9月15日、9月18日和10月5日,他们分别外出游玩、看海和介绍到条件优厚的厂家工作的名义,如法炮制,又将9名女学生拐卖到钱东。据受害的女生介绍,在路上,出于对老乡和学生干部、尤其是优秀学生干部的信任,她们都答应愿意听张某的话。

    饶平公安局政委蔡文宏在分析案由时介绍说,在校学生拐卖自己同学,这是一种新的犯罪形式,由于学生这个角色的特殊性往往让人没有防备心理,尤其一直在学校担当学生干部的学生更是如此。张某和吴某正是利用了学生干部、尤其是优秀学生干部的这个光环,这才轻易地让10名女生上当被拐卖的。

    强迫女生隐身民宅卖淫

    在钱东的日子是这10名女学生的恶梦。在警方的问询笔录是这样记载她们被强迫卖淫的经过。

    “你们现在已经没有自由了,以后你们做什么事都得听我的,我用钱从张某的手上把你们买过来,想要离开,就得把钱还给我。”这是“鸡头”王仁利和谢某见到她们所说的第一句话。

    “听到这样的话,就知道我们被骗入了淫窟”,果然,王仁利很快就要求她们去接客。

    “我们不同意,他们就打我们”,根据警方的介绍,在三个女学生遭到王仁利和谢某的殴打之后,涉世未深的女学生被迫顺从。

    “发廊”其实是对一类色情场所的约定俗成的称呼,王仁利所谓的“发廊”其实是钱东镇钱塘村一所三层楼的民居,户主姓赖,是钱塘村本地人。据余国平所长介绍,户主赖某一家也和这些女学生住在一起。

    “民居和色情场所混在一起,使得卖淫嫖娼活动就更有隐蔽性”。余国平所长说,这个场所没有那种红灯、绿灯这中暗示性极强的灯光,房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摆设,表面来看就是普通的民宅。

    女学生被带到发廊之后,王仁利等人开始利用自己的网络招揽客人。据了解,户主赖某是靠收“门票”挣钱,每人每次收50元的场地费。

    饶平县公安局政委蔡文宏告诉记者,利用民居做掩护进行色情交易是一个新的犯罪特征,因为没有相对扎实的证据,警方不能闯入民宅进行检查,这就给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三女学生逃离魔掌报警

    阿宇告诉记者,一直以来,她们都在找机会逃出去。后来她们表现得很顺从,一段时间过后,王仁利和谢某对她们的看管也开始松懈下来。

    10月底的一天,杜某蓉、杨某等三名女生以外出买东西为借口结伴而出,王仁利和谢某没有太在意。杜某蓉等三名学生带着平时省下的积蓄,迅速到钱东镇坐车脱离了控制。回到深圳学校的实习基地,她们将情况反映给校长陶某。校长立即带她们报案。

    11月1日下午5时许,深圳警方带领陶校长和三名女生来到钱东派出所反映情况。饶平县公安局局长杨少勇闻讯后决定马上立案侦查。当晚上7时左右,饶平警方在赖某的家里解救出了岳某、卢某等6名被强迫卖淫的学生,阿宇同时被解救出来,并抓获了涉嫌强迫他人卖淫的王仁利(男,26岁,四川内江人)。不过另一涉案人谢某,以及提供色情交易场所的赖某逃逸。阿宇后来说,她们有好几万元的嫖资被王仁利和谢某收去。警方告诉记者,在这段日子,女学生中有人被迫接客达几十次。

    与此同时,又有一名女生自己设法摆脱王、谢等人的控制。

    当晚,当地警方对钱东镇境内的发廊、酒店和出租屋以及其他公共娱乐场所进行了地毯式清查行动。

    11月2日下午3时许,警方带领被拐卖女生到当地医院体检。经检查,被拐女生身体健康状况良好。

    目前,饶平警方已经成立了专案组,并抽调了精干警力组成缉捕小组赶赴各地抓捕在逃犯罪嫌疑人。

    2005年11月3日下午2:40许,潮州饶平县一个长途汽车站点。

    18岁的女学生阿宇(化名)在饶平警方的护送下踏上了回老家四川的路途,同行的还有她的8名女同学,以及她们学校的陶校长。

    她们从饶平钱东镇派出所所长余国平手中接过车票和800元钱,对护送的警察表示了感谢。上车的那刻,她们的目光又投向了他们的伤心之地——钱东镇方向:在那里,10个女学生被自己一直信任的“优秀学生干部”张某拐卖;在那里,她们被“鸡头”强迫接客卖淫。一个多月来,她们遭受的不止是肉体的摧残,更重要的是对于她们心灵的严重伤害。

  调查 汕头钱东镇黄祸原因有四

    1历史问题

    为什么会将女学生拐卖到饶平县钱东镇这样一个在地理位置上十分不起眼的小地方呢?

    记者在汕头租车前往钱东调查采访时,的士司机一听说起饶平钱东,就如数家珍一般地告诉记者里面有什么服务、有什么好玩,还表示搭乘过许多慕名前往的客人。饶平县钱东镇常住人口10万多人,外来人口也有数万人。钱东的色情业名声始于十几年前,据一个姓柯的潮汕人介绍,钱东“黄祸”最盛的时候,光发廊就有数百家之多,晚上一到该地,满眼红灯闪烁。

    钱东镇派出所所长余国平也承认了这种说法。据分析,引发这股黄潮的是当时在该地落户的多家外资企业,为迎合背井离乡的外来客商的需求,当年相关色情场所应运而生。

    2地理位置

    钱东镇色情业的发展却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关。记者采访中了解到,钱东镇与汕头市的澄海区、潮州市潮安县接壤,这两个县区分别是汕头和潮州经济最好的县区之一,拥有大大小小的老板不计其数,还有一些外籍厂家的工作人员,这就给该镇“黄业”提供了“经济基础”。所以,潮安、澄海等地少数喜欢出去“鬼混”的人也来到这里,钱东“黄业”的出现迎合了这类人的需求。

    3网络基础

    由于到该地打工人员的增多,也使得有部分外来工人产生来快钱的想法,他们利用自己的女老乡想赚轻松钱的心理,开始组成相对固定的团伙,并利用老乡的关系安排在各个“发廊”上班。这种团伙在利益的诱惑下进而发展为带有强迫性质的黑团伙,他们给钱东“黄业”的发展提供了“网络基础”。

    4经济因素

    记者采访中获悉,钱东人均收入是每年不到2000元,属于粤东的贫困地区。钱东的一些村民都看到了“黄业”背后的巨大的经济利益,他们将自己的房子作为色情交易的场地与“鸡头”合作,他们以收取门票的方式赚钱。柯先生介绍说,平时这些房东都是每人每次只收50元的门票,最“旺”的时候他们甚至要收100元的门票。据知情人介绍,许多人新盖房子的钱都是这样挣回来的。所以,在警方的严厉打击下仍然有人冒险提供场所。

  局长访谈 事件背后或有涉黄网络

    主持并参与这次解救行动的饶平县公安局局长杨少勇于前晚11时20许在县公安局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杨局长告诉记者,根据他的调查了解,四川巴中市远程计算计中学的这起学生干部拐卖女学生的案件并不是第一起,此前该校也出现过一起类似的事情,当时女学生是被拐卖到东莞卖淫。

    他还说,根据公安机关的侦察了解,这次学生干部贩卖女学生事情不是一个单一的贩卖事件,它的背后还牵涉到一个黑手、一个很大的涉黄网络,据他目前了解的情况,已经有南京、四川和湖南等几个地方牵涉其中。他分析说,这个涉黄网络极有可能涉及到全国许多的省市。他表示,饶平警方已经就此案成立了专案组,将花大力气侦破此案。

    记者回访 整治黄祸发廊顿减

    这两天,记者前往钱东镇采访时,已经没有了以前发廊林立的情况,驱车走了整个全镇也不过发现几家发廊,而且从表面看,这些发廊是做正经的生意。镇里的人告诉记者,现在已经很少那些只有“小姐”的、没有洗发和理发工具的发廊。

    钱东镇派出所所长余国平承认,目前钱东涉黄现象还是相对比较严重。余所长认为,目前钱东的形式相比以前还是有了根本上的好转。所出现的涉黄案件,许多都是由明转暗,利用饭店、出租屋或民居做掩护后发生的。(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北京“性骚扰第一案”庭外和解 律师遗憾如此收场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