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社会新闻

对话因不孕被婆家虐死女子家属:探亲未果,对方称要见先给钱

2020-11-19 09:42 来源:南方都市报 詹晨枫

  山东23岁女子因不孕被婆家虐待致死案备受关注。山东德州方庄村女孩方某洋出生于1997年,自2018年7月起,她被丈夫、公婆虐待,2019年1月31日,方某洋被虐待致死。方某洋的婆婆张某英、公公张某林、丈夫张某作为该案的三名被告人供述称,因为方某洋曾流产,并且一直未能怀孕,使其全家人都很气愤。

  2020年1月22日,山东省禹城市人民法院对此案曾作出一审判决,称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且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2020年4月,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此前判决,发回重审。裁定书还称,该案依法应当公开开庭审理。

  2020年11月18日,南都记者从受害人方某洋的家属和代理律师处获悉,因法医时间冲突,该案重审开庭时间延迟至11月27日。年仅23岁的方某洋死亡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去世之后家人如何得知其受虐真相?11月18日,南都记者与方某洋的表哥谢树雷进行了对话。据他介绍,方父于2018年夏天去世,生前他曾想见女儿方某洋最后一面,但没有见到。半年后的2019年1月31日,方某洋去世。

  死亡之前:表妹婆家说给钱才能见到人,之前已报过案

  南都:方某洋被虐待致死之前,有什么征兆吗?

  谢树雷:征兆怎么说呢,表妹方某洋从结婚到去世,只回过一趟家,我只见过她一面,再听到她的消息就是去世时。

  南都:方某洋结婚之后你们家人有打算去看她吗?

  谢树雷:我们去了好多次,有十几次,都没见到人。

  (表妹婆家)不让见,说如果要见方某洋,要先给钱。我舅舅(方某洋父亲)已经给了两回钱了,还是没见到人。

  南都:为什么要给钱才能见到方某洋?

  谢树雷:我也不知道她婆家为什么要这样,我想可能是因为我表妹家里的情况,她母亲精神有问题,爸爸和叔叔年龄大了,体弱多病,都不太健康。再就是和我们几个表哥比较亲。

  南都:就表妹方某洋的事情,之前报过案吗?

  谢树雷:我们一共报过两次案,第一次是她去世之前,我们去她婆家很多次,但一直见不到她本人,想见到她,就报了一次案。第二次就是去世之后。

  南都:第一次报案后警方怎么说?

  谢树雷:第一次报案之后,派出所说她们是合法夫妻,派出所管不到这一块,不能强制执行(让她和我们见面)。第二次报案之后他们才介入,那时人已经死了。

  惨遭虐待:体重从170斤降到60斤,生前健康活泼

  南都:得知方某洋去世之后,你们什么反应?

  谢树雷:她婆家通知我们的,我们知道之后,作为方某洋的亲属代表去了她婆家。我们这有个习俗,下葬前要见死者一面,结果她婆家不让见。我就觉得这个事情有蹊跷,认为我表妹不是正常死亡的,就报案了,然后事情的真相才浮出水面。

  南都:警方调查之后,你们才知道表妹的死亡真相?

  谢树雷:对,警方介入调查之后,大概一个来月通知我们调查的情况。表妹尸体火化的时候我们这些娘家人才见到她,本来她身高有1米76,体重接近170斤,到死的时候不到60斤,我们这才知道她在婆家受到了非人的虐待、殴打。

  南都:警方给你们的调查结果是什么?

  谢树雷:警方给我们的答复是,死者长期营养不良,身体多处软组织钝器挫伤。

  南都:你之前对张某(方某洋丈夫)印象怎么样?

  谢树雷:我见过一次面,他和表妹结婚一个多月正赶上春节,春节前要给老丈人家送年礼,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见过一次面,当时我对他没有很深的印象,就是一个亲戚。之后再知道他的消息就是表妹去世之后。

  南都:你表妹是个什么样的人?

  谢树雷:她是个健康、活泼的人,身体很强壮,胆子小,是个老实孩子。

  南都:你对你表妹结婚后的情况了解吗?

  谢树雷:我们是表兄妹,结婚之后也不可能了解得面面俱到。我们家人去了她婆家好多次,都没见到本人,她婆家一直说她出去打工了。我们当时就给派出所报案,说表妹被婆家软禁了,想通过派出所调解一下,让我们见到她。派出所就说她们是合法夫妻,不存在我们说的这种情况,也没让我们见到本人。

  开庭延期:无法接受此前判决,相信法律

  南都:开庭时间延期到了11月27日,你有什么打算?

  谢树雷:我的想法是,希望能得到公平公正的裁决,让凶手得到应有的制裁,死者能得到告慰;死者的亲人,主要是表妹的母亲和叔叔能得到应有的照顾。我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合理的。

  南都:之前法院一审判决称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且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你对这一结果有什么想法?

  谢树雷:首先我对之前审判的结果接受不了。再一个对民事赔偿这块,我也接受不了。她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不是简单几万块钱就能解决的。我不要钱,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她是一条生命,不能把她视为草芥。

  表妹的母亲精神有问题,生活不能自理,叔叔快70岁,常年体弱多病。表妹被婆家虐待致死,就断绝了她母亲、叔叔生活的希望,他们几位老人后续的生活怎么办?我们只想得到公平、公正、合理的裁决。

  采写:南都记者 詹晨枫 实习生 房子翔

编辑: 郭昊奇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