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社会新闻

申聪案中仍在寻子的家庭:人贩子住对面拐走孩子,家长奔波十余年

2020-07-22 18:47 来源:南方都市报 敖银雪

  至今,与申聪同案的被拐儿童中,尚有包括钟彬、欧阳佳豪、礼礼在内的4名孩子暂无音讯。

  7月17日,广州增城警方通报,增城警方于7月15日分别在东莞和河源两地成功找回张维平案中被拐的2名孩子。7月17日,2名被拐孩子已与亲生父母相认。随着本次2名孩子的解救,该案已有5名被拐孩子被成功寻回。

  十几年前,张维平等人拐卖9名儿童。2019年以来,接连有同案被拐孩子被寻回的消息让钟丁酉、欧阳国旗、欧阳艳娟三个家庭既喜悦也更焦急。“那么多小孩找回来了,我们的小孩子也快了。”钟丁酉说道。

  被“熟人”拐走的孩子

  九个家庭的噩梦从与一名为张维平的男子的相识开始。

  在钟丁酉、欧阳国旗、欧阳艳娟三位父母的初印象中,张维平是常来串门的“邻居”,虽说相识不久,但看起来“老实”“温和”,还喜欢逗逗孩子。

  没想到,这场相识却是张维平为了拐走孩子精心策划的骗局。被拐男童钟彬的父亲钟丁酉来自江西赣江,他向南都记者回忆,2004年,他与妻子带着一岁半的钟彬在广东惠州石湾镇务工,与张维平成为“邻居”,偶尔还会一起下工地干活。同年12月31日,午饭过后,孩子在出租屋楼下的院子里玩耍时,被张维平以去零食店为由带走,再也没有回家。

幼时的钟彬。受访者提供

  时隔不满一年,伪装成四川人的人贩子张维平,以同样的手法分别在广州增城与惠州拐走了3岁的欧阳佳豪与年仅一岁半的礼礼。

  欧阳佳豪的父亲欧阳国旗至今仍在后悔没有提早戒备张维平的频繁接近,“他总到我们家里聊天,每天都这样。现在想想感觉太傻了,那时就应该怀疑了。”欧阳国旗向南都记者回忆,2005年端午节前,他无意间向张维平提起将在端午节带孩子回湖南老家过节,不久后,孩子在外玩耍时被张维平拐走。

  “我现在都很后悔。”欧阳国旗不断猜测,“他原来就有预谋了,那次我们聊天,我提了端午节回家,他就提前拐走了孩子。他心里肯定有点急了,怕我带孩子回去就不来了。”

  相似的情节发生在大约一年后。在被拐儿童礼礼的母亲欧阳艳娟的记忆里,张维平两度与他们成为“邻居”,她和丈夫李树全甚至对这个外地来的“邻居”多次伸出援手。

  欧阳艳娟一家来自湖南永州,她曾向南都记者回忆,当年,自称是四川人“老王”的张维平在惠州市龙溪镇某出租房附近,搭讪认识了“邻居”李树全夫妇。那时,张维平腿受了伤,很长时间没找到正式的工作,李树全夫妇可怜他,带他去老乡那里医好了脚。

  后来李树全夫妇因打工变动等原因,搬到了惠州市龙华镇租住,丈夫李树全平时靠在工地打零工谋生。不久,张维平也搬到了龙华镇,就租住在李树全夫妇出租屋的斜对门。“我老公蛮照顾他,见他没什么钱,就介绍他到同一个工地干活。”一来二去,两家人就混熟了。张维平平时自己不做饭,就在李树全夫妇家搭伙,却从来没收过他伙食费。

欧阳艳娟夫妇。

  2005年8月5日下午4点左右,天下着小雨。欧阳艳娟带儿子睡完午觉起来,开始忙家务活。这时,“邻居”张维平主动过来搭讪,说可以帮她带儿子礼礼去附近玩,让她安心干活。欧阳艳娟看了一眼儿子就在斜对门不远处玩,便没放在心上。等到傍晚丈夫李树全下工回到家,问起儿子去了哪里时,欧阳艳娟出去找,才发现“邻居”张维平和儿子礼礼都不见了踪影。

  不知终点的寻子路

  自此,寻子成了三个家庭无法言说的伤痛。钟丁酉告诉南都记者,孩子丢失的前几年,他找遍了广东各个地区,“听到哪里有消息,我们就过去。”接到广东的电话,他总会下意识期待,“是不是有我小孩的消息了?”

  寻子加重了钟丁酉一家的经济负担,至今他还欠着二三十万的外债。最初几年外出寻子时,钟丁酉很少住宾馆,立交桥下、火车站、汽车站是他夜宿的首选。直到第二个孩子出生后,为了在寻找钟彬的路上照顾好老二,他才愿意带着孩子选最便宜的旅馆过夜,“一晚上大约是20块钱。”

  寻子路上最狼狈的一次经历,是钟丁酉和妻子身上所有的钱都被偷光了。

  他向南都记者回忆,有一年,他接到线索称广州某地有买小孩的家庭。他和妻子便坐火车前往广州,找了近一个星期却毫无进展。准备返程当晚,夫妻俩却在火车站被偷光了钱,幸遇好心人帮忙买了车票,“那段日子只有伤心。”

  这种盲目的寻找持续了十余年,2016年成为钟丁酉寻子路上的一次转折。那年3月,人贩子张维平被警方抓获。据张维平供述,其曾在2003年至2005年间先后在增城、惠州等地拐卖儿童9名。钟丁酉告诉南都记者,得知孩子被同一人拐卖后,他们9个家庭相互联系,并开始尝试一起寻子。

  欧阳国旗也曾参与过9个家庭的大规模寻子行动,他向南都记者回忆,在同案被拐男童申聪的父亲申军良的召集下建了一个微信群,家长们在群里约定寻子的地点。他们曾一起前往广东河源紫金县,分成几路在学校、市场等地发放印有9个孩子信息的寻人启事。

  “大家都没有过分讲客气,各做各的事,什么都不用多说。”欧阳国旗告诉南都记者,多个家庭的同心协力带了更大的影响力,也让他觉得寻子变得更有希望了。

  欧阳国旗在孩子被拐的第二年,他就回了湖南老家,“在那里(增城)也是伤心,也没心思做工。”欧阳国旗告诉南都记者,孩子被拐的前几年,他曾频繁地外出寻子,但都毫无线索。近几年,他更多地呆在家里:“自己盲目地去找,好像也好难找到,而且也要养家是不是?”

  仍在等候的家庭

  一次次期待,又一次次失望。至今,被张维平等人拐走的包括钟彬、欧阳佳豪、礼礼在内的4个孩子仍杳无音讯。

礼礼幼时照片。

  2020年7月17日,广州增城警方通报,7月15日分别在东莞和河源两地又找回张维平案中被拐的2名孩子。

  “为他们高兴,自己也有信心了。”钟丁酉告诉南都记者,此次被寻回的2名孩子中就有湖南邓叔环的孩子。7月18日左右,钟丁酉受邓叔环家的邀请,参加第二天为骨肉团聚摆的酒席,“邓家让我们过去喝他们的喜酒,时间赶不过来,所以我没去。”

  又有两个同案被拐的孩子被找到了。有天夜里,钟丁酉再一次在梦中见到了儿子钟彬,“好像和二儿子差不多,有1米7几的身高。”

  仍未回家的欧阳佳豪也已经18岁了,欧阳国旗有些担心,十余年的分离会造成沟通困难。他想,找回孩子后,还是要“慢慢来”,也要“弥补自己的那些愧疚”。

  “希望警方再辛苦下,争取帮忙把我们剩下几个被拐的孩子,快点找回来。”欧阳艳娟、欧阳国旗、钟丁酉等家庭仍在等待。

  采写:南都记者 敖银雪

  摄影:南都记者 谭伟山 何玉帅(除署名外)

编辑: 陈雨昀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