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我不是药神》引发讨论:天价抗癌药还能降价吗?

2018-07-12 06:58 来源:南方网 严慧芳

  近日,影片《我不是药神》上映一周票房就突破10亿,电影引发的话题更持续发酵。电影中抗癌群体面对天价药的无助感,对大众来说是“催泪弹”,而在医药界看来,影片涉及的新药研发、专利药制度、创新药和仿制药等等多个话题,远比电影谈到的要复杂许多倍。然而,无论是否存在逻辑硬伤,电影里的原型“格列卫事件”过后多年,新的“格列卫事件”如今仍在上演。天价抗癌药能否进一步降价,成为所有人都关心的话题。

  现状:吃不起的抗癌药

  《我不是药神》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原型来自当年轰动一时的印度抗癌药代购案主角陆勇。不同的是,影片中的药贩子程勇最后被判刑五年,现实中的陆勇是慢粒白血病病人,最终结果是无罪释放。

  类似的故事在杭州也曾发生。浙江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告诉记者,曾经有一个海归博士,在下沙注册了一家医药公司,名义上是卖印度盗版药,实际上他自己借了厂,自己做合成,自己分销,公安抓获他的时候,仓库里有价值近2000万的抗癌药,都是冒牌的肺癌靶向药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这个事情当时也有很多争议,很多病人到公安部门为他诉请,因为那些药检验以后成分是真的,效果是真的,但是毕竟违法证据很充分,最后这位博士被判了七年。”

  “作为临床医生,我们也很无奈,药价太贵,现在还是有很多病人在吃代购药,甚至吃原料药粉。”对于《我不是药神》中反映的现状,一位从事肿瘤治疗工作超过30年的资深教授如此感叹。“我不会推荐病人去买代购药,但却无法拒绝这样的做法,谁都无权剥夺别人求生的权利。”这位教授告诉记者。以去年新上市的肺癌靶向药奥希替尼为例,一个月用药需要5万多元,尽管有慈善赠药,也要自费4个月才能满足赠药条件,“10个病人中有9个在吃药粉,甚至早在国内上市之前,就有神通广大的病人已经找到原料药的渠道。”

  抗癌药为什么这么贵?这是很多癌症患者的疑问。电影中,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查案的警察曹斌与报案的跨国药企医药代表握手,作为片中唯一反面形象的医药代表,被抹了一手红药水后相当尴尬。这似乎是影片的一个隐喻:嗜血的药企是天价抗癌药的源头。但这几乎成为影片最被人诟病的地方。

  “新药研发成本高昂,这是不争的事实。”上海交通大学医疗服务指数研究所所长曹健告诉记者。一个新药的研发耗时10-15年,平均成本在10亿美元。而药企同期研发的其他产品,很多中途夭折或最终失败,都需要成功的新药来分摊其中的成本。国际上通行的专利期保护制度,也是为了弥补药企在前期的巨额投资。“如果要求药企定价很低,药企能否收回成本都成问题,等于是不鼓励药企去研发新药,那么对于老百姓来说,用上新药的可能性也会越来越低。”

  一个在医药圈内流传着的说法是,“靶向药之所以昂贵到要卖几万元,那是因为你能买到的已经是第二颗药了,第一颗药的价格是数十亿美金。”

  行动:如何让抗癌药降价

  “4万块钱的药,我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也被我吃垮了,谁家里还没个生病的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得病吗?”《我不是药神》中,求情的老太太这句话被网友评为“最扎心台词”。

  事实上,今年以来,剑指天价抗癌药的措施不断。其中以零关税和降低增值税最为直观和显眼。今年5月1日起,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抗癌药的增值税降低到3%。在此之前,我国对于进口药品的最惠国税率在3%-6%之间,而药品增值税普通税率为16%。舆论普遍认为,这两项税率的降低,将为抗癌药价格带来约20%的降幅,减轻癌症患者的医疗费用支出。

  但政策出台两个多月,抗癌药降价并无实质动静。“抗癌药是救命药,不能税降了价不降。”李克强总理在6月2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必须多措并举打通中间环节,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让群众有切实获得感。”

  记者从多家跨国药企了解到,降税之后未能立刻带来降价,涉及多个环节。例如要先销售存货等。税务资深人士也指出,降低增值税如果以简易税法计算,中间流通环节越多,实际带来的减税效果越低,并不能带来终端的直接受益。

  在业界看来,相对于降税的杯水车薪,谈判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