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中国新闻

数万人清明送别西昌市经久乡森林火灾牺牲勇士

难忘19个兄弟 和背后的山火之痛

2020-04-07 07:25 来源:南方网 徐勉 刘珩

  四川省凉山州州府西昌,一座因火而生、因火而兴的城市,却在一年间,因两场大火,承受了难以拭去的伤痛。

  一年前,凉山木里的那场大火,造成31位西昌小伙子不幸牺牲;一年后,西昌经久乡的一场大火,再次夺走19条鲜活的生命。

  4月4日清明节,西昌市举行追悼会,数万人沿路送别19位勇士。去年此时,市民在火把广场送别木里山火英雄。

  西昌市区很多门店自发在门口挂起挽联或用电子显示屏打出“向扑火英雄致敬”。一路上,两侧站满了前来送勇士们最后一程的群众。“他们是为了守护这个城市才牺牲的。”17岁的高中生付雪对着勇士们的遗像深深鞠了一躬。

  逆火而行的英雄值得尊敬,但确保扑火人员安全更是前提。在和英雄告别之后,摆在西昌人面前的难题是,该如何与山火告别?

  伤心姜坡路

  姜坡路是西昌人的伤心路,它通往西昌市殡仪馆。一年前,西昌人在这里缅怀木里山火牺牲者;如今,人们又要送别西昌山火中的牺牲者。

  3月31日凌晨,19名扑火队员在泸山背坡火场牺牲。噩耗传来,每天都有上万名市民前来悼念英雄。

  因为交通管制,5路公交车成了通往殡仪馆的唯一专线。每辆车都坐满了人,人们手持菊花,神情凝重,望着车窗外浓烟笼罩的天空。这让人想起去年凭吊木里山火牺牲者的情景。

  两边的树上挂满了白花,一路都是市民送上的条幅。下车后,送行队伍还要走约一公里,坡陡弯急,人们步伐缓慢,强忍着悲伤。

  80岁的王美彩踮着小脚,蹒跚而来。她熟悉这条路,去年告别木里山火牺牲者,她来了三次。她捧着一束黄白相间的雏菊,买花时,店主要免费送她,被拒绝了,“不带自己的花,心里会不安。”

  “他们太年轻了,为救火牺牲了。”在殡仪馆门前,王美彩放声“哭灵”。肃穆的殡仪馆前,凄诉声让人感伤。

  殡仪馆未对公众开放,大家把鲜花和花圈交给工作人员,朝着会场方向鞠躬、默哀,然后退至路边望着临时搭建的灵堂,想站一会儿,再多陪陪英雄。

  对不少市民来说,去殡仪馆悼念一场,才能真正释放内心的伤痛。下班后,6名女环卫工一块儿赶来,每人手持一支白花,她们还凑钱买了花圈。送出花圈后,她们站在路边啜泣。

  “看看眼前的大火,再想想他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我们都难受得不行。”一名女环卫工说着话,把胸前的小白花摘下绑在树上,寄托哀思。

  “您辛苦了,鲜花请插这里。”一个下午,高二女生小刘重复说了上千次。她报名来殡仪馆当志愿者,网课一结束就赶了过来,负责接收整理市民敬送的鲜花。

  人们都想做些什么。视碍者拄着盲杖,四世同堂的老人带着婴儿,社区代表拉着条幅……大家纷纷赶来。

  光福寺的僧人也来了。4月1日,泸山大火复燃威胁千年古刹光福寺,寺内僧人香客被安排转移。离开前,寺内在三圣殿里匆匆布置了灵堂,香案上有19名牺牲者的牌位,就在31名木里山火遇难者牌位下方。

  木里山火是西昌人民无法绕过的痛,这次又添了新伤。相比去年,今年的山火让市民的体会更深:抬头就能看到烈焰浓烟;上万乡民被紧急转移;城市名片邛泸景区大片山林被毁。西昌人都是这场山火的亲历者,19人牺牲是城市的集体伤痛。

  “火灾”“英雄”“反思”也是网民留言中的高频词,“我们不想要这样的英雄,只想要平安归来的你们”成为网民共同心声。春天天干物燥、山火肆虐蔓延、风向突然变化,两次火灾场景何其相似。我们需要认真反思,加大对风向突变的预判,利用更多科技手段灭火,避免火灾“风”险悲剧重演。

  柳树桩留书

  大火过后,没了树木遮挡,柳树桩村外的山上风更劲,但村民们却反反复复前往那道危险的山涧,寻找扑火英雄的痕迹,有村民留下水果、有人留下香烟、也有人用石头压住题字,留书“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他们就是倒在了这里。”

  在柳树桩黑色的山坡上,村民老冉发现了一些英雄留下的“痕迹”。零散的救火工具散落山间,橙色的消防服和金属灭火器烧掉大半。

  在凉山州,火灾发生时,专业的森林消防队伍由各地赶来往往需要时间,火场第一时间的重任,就交到了地方扑火队手里。宁南县扑火队共有81人,3月30日晚,21位扑火队员乘上了前往西昌的中巴车,身赴火场。

  在网络上,一段宁南队员集结出动的视频广为流传,队员们全副武装,背起装备,穿上橙色的消防服,集结出动,配文“整装待发,宁南21名专业扑火队员驰援西昌,逆行英雄,最美男儿!”

  然而,不幸却在火场南线柳树桩村的山坡上发生,根据西昌当地通报,3月30日晚,宁南县21名扑火队员驰援火场,却遭遇风向突变,18名队员和1名向导牺牲。

  凶狠的山火究竟如何袭来,又如何在一瞬间夺走了19人的生命?当地村民分析,困住扑火队的,或许是一团“飞火”。村民老冉介绍,当天夜里,队员们上山扑火,而由于突然夜里风起,将南侧一片火团吹至了宁南扑火队所在的陡坡上,最终造成他们被围困,不幸牺牲。

  他们临终前还在拼命自救,俯卧在地上,减少烟尘吸入,有人用打湿的衣服蒙上了脸。

  老冉在被烧掉大半的灭火器前插上3根香烟,他用自己的方式来和这些丧生的勇士们告别。

  说到“飞火”,当地村民并不陌生。每到下午,西昌常会刮起大风,人们习惯将突如其来的起风现象称为“妖风”。

  在当地民兵眼中,干旱之外,难以预料的天气变化成为森林火灾难以防守的重要原因。大风起时,往往是森林火情发生变化的时候。尽管西昌上半年多吹南风,但在火场里,突然抵达的西北风可能更加致命。

  对于这些危险,当地村民冯才勇也无比清楚,但当晚,他还是毅然决然地接下了救火向导的任务。村里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43岁的冯才勇熟悉周边情况,就跟着宁南县扑火队员进入火场。

  “他家里还有4个孩子,原本今年打算翻新屋子。”村民眼里,老冯是村里的大好人,乐于助人,人们担心起他身后的困难家庭。

  队友的接力

  如何与牺牲的战友告别?扑火队员们常常用沉默回答,但他们的眼神里却无比坚定,战胜火情,是他们悼念逝者的最好方式。大火仍在继续,19个兄弟倒下了,其他人也不能后退。

  4月1日凌晨,天蒙蒙亮,喜德县森林局的50名专业扑火队员继续向前。他们和宁南县扑火队几乎是前后脚赶到火场,又同时驻扎在农垦场一带,负责相临近的区域,当天晚上赶到火场之时,由于风力过大,他们并未上山。

  据西昌市林草局副局长骆弟东介绍,3月30日火灾发生以后,凉山州、西昌市就成立了二级联防指挥部,同时调集了多路地方扑火队赶往西昌支援,而宁南、喜德的队伍皆在此之列,他们在3月30日晚至31日凌晨陆续到达火场附近,分批进入不同的火场。

  而火情的迅速变化,却让西昌人始料未及。扑火队员发生意外的消息传来后,不少扑火队员也后怕,“得知战友牺牲了,很多人一下子哭了。”一位地方扑火队员回忆。

  喜德县扑火队中最小的队员阿坡木呷今年刚刚19岁,他加入消防队以来有十几次扑火经历,但在西昌的火场内却第一次感受到了山火的恐惧,“风太大的时候,怕它过来,把我带走了。”

  地方扑火队员的装备并不精良,3台吹风机和50根灭火棍,是他们对抗大火的主要装备。但是,面对熊熊火场,纵使有担忧和后怕,在农垦场的后山上,却始终无人后退。

  “火太大了,往东边走。”在火场上,随时都有新的情况出现,副队长陈传东必须当机立断,调令队员迅速移动。

  午间,山头的明火被扑灭,山间冒出青烟,阳光打在一个个扑火队员黝黑的脸颊上,他们滚烫的汗水滴在枯木上。

  火场的危机反复出现,泸山的火犹如幽灵,从最初的北线马道、南线及正面光福寺一带,向东南片区游荡。1日傍晚,白天得到控制的火情在深夜里出现复燃,凶狠的山火在南风之下翻过山头,迅速形成南线、东南线两条火线,大火一度逼近公路,危及听涛小镇、光福寺、奴隶社会博物馆等泸山东南侧建筑。

  没有犹豫,没有休息,扑火队、消防员、武警、民间救援队、民兵们再次聚集,3000多位汉子再次冲向火山,他们将誓死保卫这座城市。

  亲友的告别

  25岁的刘勇还没交女朋友,向导冯才勇有4个孩子要养,刘军和刘兵是堂兄弟……19个鲜活的生命画上了句号,每个家庭都如同遭遇山崩。

  4月3日,阳光洒落在西昌,山火已被全部扑灭,空中的浓烟渐渐散去。

  警车开路,载着家属的中巴车依次驶入殡仪馆。英雄牺牲后,这是家属相见的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道别的时间只有10分钟。

  吴道琴带着8个月大的儿子来见丈夫张树伟。张树伟今年39岁,是宁南县披沙村的民兵,每年都会进山扑火,去年年底加入县专业扑火队,工资涨到了1500元,缓解了经济压力。“热心肠,好相处。”同村人这样评价他。

  每次丈夫外出扑火,吴道琴都很担忧,总会不停打电话。“那天出发很急,他打电话让我去送充电宝。”吴道琴没想到,那竟是与丈夫的诀别。两个女儿留在宁南老家,没能来见父亲最后一面,但眼睛哭得通红。

  曹梦杰在殡仪馆外守了四天。她是宁南县天鹤村人,已嫁到西昌许多年。3月31日早上,她听到噩耗后,第一时间让朋友去了出事的山头,自己则直奔殡仪馆。

  曹梦杰说,张明富是她的妹夫,陈文龙算她的兄弟,陈章华算她的侄子,还有四个是她的同学,她一共认识9个牺牲者。

  还有不少亲友远道而来,在殡仪馆外独自哀悼。

  胡坚蹲在角落,他是黄元林的高中同学。两人是班级足球队的队友,都踢前锋,配合多,关系也亲厚。胡坚回忆,两年前自己回宁南,到黄元林的家做客,吃柴火鸡聊家常,“他总是笑呵呵的,从没见过他烦恼。”

  “他加入扑火队不久。”胡坚红着眼眶说,34岁的黄元林不差钱,做扑火队员就是为了保卫家乡平安。

  “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丧事司仪话音未落,哀声已传出围墙,不少家属悲痛至晕厥,被送上了救护车。这一面后,英雄的遗体陆续火化。

  赴汤蹈火,身躯熔古柏;舍己为国,血肉铸泸山。4月4日,在四川西昌市经久乡森林火灾扑救中遇难勇士的追悼会在西昌市殡仪馆举行。西昌市民含泪追问,为何悲剧会重演?彝族人爱火,最热闹的节日是火把节,最知名的城市地标是火把广场;彝族人也恨火,两场山火,带走了他们城市里的50个生命。

  此次大火原因为何?西昌公安局相关人士称,还在调查,不排除外来人员祭扫带来火源。有村民反映,起火前一天是“黄道吉日”,有半数村民上山祭祖。

  无论如何,凉山已拉响防火警报。4月2日,西昌市发布关于从严从实加强森林(草原)防火工作的公告称,西昌将对林区实行最严管控,禁止林区用火,实行林区扫墓报备管理。

  18辆灵车向宁南县驶去,那里万人空巷,人们翘首以待英雄魂归故里。沿途市民向驶过的灵车鞠躬默哀,高呼“英雄一路走好”,这十九个兄弟,西昌人不会忘记。

  西昌人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告别。

  南方日报记者 徐勉 刘珩 发自四川西昌

编辑: 陈雨昀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