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21世纪经济报道

全球贸易冲突升级 商品货币走势分化明显

2018-09-09 08:5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在大宗商品价格受制全球贸易冲突升级而持续低迷之际,货币政策收紧力度俨然成为支撑商品货币汇率的最关键因素之一。”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直言。

  面对全球贸易冲突升级引发的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商品货币却走出截然不同的走势。

  截至北京时间9月7日21时,澳大利亚元兑美元汇率徘徊在0.7132附近,盘中一度跌至2016年5月以来最低点0.7122,这意味着过去一个月澳元兑美元汇率下跌逾3%,跌幅与深陷货币下跌泥潭的多个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比如印度卢比)相差不多。

  相比而言,同为商品货币的加拿大元兑美元汇率触及0.7592,不但收复2018年7月20日截至目前的最低点0.7557,而且比年内低点0.7466也高出逾2.3%。相比澳元的下跌颓势,加拿大元无疑“坚挺”不少。

  “两大商品货币出现截然不同走势,主要原因是两国货币政策松紧不一。”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相比澳大利亚央行连续23个月将基准利率维持在历史低点1.5%,9月5日加拿大央行在保持基准利率1.5%不变同时,再度重申了继续渐进式加息的货币政策收紧路径。

  “在大宗商品价格受制全球贸易冲突升级而持续低迷之际,货币政策收紧力度俨然成为支撑商品货币汇率的最关键因素之一。”他直言。

  货币政策松紧不一

  尽管不少投资机构将澳元疲软归咎于澳央行迟迟不愿加息控制通胀压力上升,但事实上全球流动性吃紧令澳大利亚银行不得不上调信贷利率。

  今年以来,澳大利亚三个月期融资成本已上涨约9%,西太平洋银行、澳新银行与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等大型银行均上调抵押贷款利率。

  “究其原因,澳大利亚银行业的放贷资金主要来自海外融资,由于美元鹰派加息措施令全球流动性趋于紧张(导致海外资金拆借利率提高),澳大利亚银行业只能被迫跟随加息。”对冲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师 Aaron Kohli分析说。但在多数对冲基金眼里,此举反而抑制了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导致澳联储迟迟不敢加息。

  他坦言,这也吸引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加入沽空澳元的阵营。尽管今年二季度澳大利亚GDP增速创下过去6年以来最高值,但他们依然认为澳大利亚经济问题与新兴市场国家相差不多——一方面澳大利亚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均存在经常项目赤字高企的问题,但澳央行迟迟不愿加息吸引更多资金流入填补经常项目赤字缺口,导致澳元可能与新兴市场货币一样存在大幅下跌风险;另一方面全球贸易冲突升级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低迷,令澳大利亚出口创汇收入骤降,同样对澳元构成日益严峻的下跌压力。

  “事实上,不少对冲基金已经将澳元视为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看待,只要澳大利亚经常项目赤字持续扩大,他们的沽空胜算就越高。”他透露。相比而言,加拿大央行对此早已严阵以待。

  加拿大央行高级副行长威尔金斯(Wilkins)强调,加拿大经济在过去一年接近潜在产能,商业周期运行至今,也要求更高利率遏制通胀压力,因此加拿大央行管委们倾向认为“渐进式加息”是合适的货币政策。

  “这让加拿大通过利差优势吸引更多海外资金流入,成功缓解了经常项目赤字问题,令对冲基金不会将加拿大元当成新兴市场货币看待。”RJO Futures策略分析师Bob Haberkorn直言。随着加拿大央行抛出渐进式加息信号,不少对冲基金鉴于加拿大货币政策收紧力度高于澳大利亚,干脆买涨加拿大元/澳元汇率套利。

  他坦言,加拿大央行能否落实渐进式加息,还得看美国与加拿大围绕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谈判结果。若两国迟迟未能达成共识,将导致加拿大经济因贸易冲突问题遭遇较大冲击,进而迫使加拿大央行放缓加息。

  “事实上,决定加拿大元能否持续走强的最大推手,与其说是加拿大央行货币政策收紧步伐,不如说是美国加拿大之间的贸易冲突问题能否妥善解决。”Bob Haberkorn指出。

  对冲基金的“另类算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对冲基金热衷沽空澳元的另一个因素,是他们通过押注澳元下跌,豪赌中美贸易摩擦或对中国经济带来波动。

  “在市场传闻美国总统特朗普将继续推进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后,对冲基金押注澳元下跌的力度明显增强。”Marc Chandler告诉记者。究其原因,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大宗商品出口的最大买家之一,双边贸易量占据澳大利亚GDP的约8%,一旦中国削减大宗商品需求量,澳大利亚出口经济将首当其冲成为“受害者”,最终导致澳元跌跌不休。

  值得注意的是,从今年3月中美贸易摩擦升级起,澳元兑美元汇率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相关性持续增加,3月份两者相关性仅有0.36,但到了8月份,相关性则创下纪录新高0.6。

  “随着中国央行采取重启逆周期因子等汇率干预措施,令对冲基金对直接沽空人民币有所忌惮,只好转而沽空澳元落实自己既定的套利策略。”Aaron Kohli直言。

  “其实,不少对冲基金还密切关注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回落状况。”Aaron Kohli透露。毕竟,中国居民一直是澳大利亚房地产的主要海外投资者,但中国央行正加强资本跨境流动管理,致使中国居民在澳房产投资额持续回落。

  房地产行业监测机构CoreLogic数据显示,8月澳大利亚全国房价环比下跌0.3%,为连续第11个月下滑,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楼市正持续降温。

  “这同样吸引不少对冲基金加大沽空澳元的额度。”Aaron Kohli直言。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遇冷意味着澳大利亚经济增长与海外资金流入受到较大制约,令澳元基本面持续“恶化”。

  在他看来,加拿大反而不存在类似的“烦恼”,因为此前加拿大政府已经采取措施限制中国居民在加拿大投资买房。如今,这反而成为加拿大元保持坚挺的另类支撑因素。

编辑: 陈雨昀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