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21世纪经济报道

粤港澳大湾区新命题:人财物如何高效流通?

2018-09-03 07:1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

  编者按

  粤港澳大湾区是当前中国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区域。作为重要的国家战略,其目标指向打造国际一流湾区。由于整个地区涉及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三个关税区、四个核心城市,如何进行制度创新,促进要素流动,实现人流、物流、资金流的无缝对接,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显得尤其重要。当前从中央到地方,相关的便利化探索已在深入推进。

  提及粤港澳大湾区便利化,香港人叶兴华难掩兴奋。从2015年过河,在深圳创办了为港人提供创业孵化服务的工合空间开始,他见证了大湾区越来越便利。

  9月23日,广深港高铁即将正式运营,他在佛山三山新城新的孵化空间也即将享受便利化“红利”——从香港西九龙到孵化空间附近的广州南站,用时仅需48分钟。“届时,香港人到佛山创业、生活,也变得非常方便。”叶兴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跟随部分驻粤全国人大代表前往广州南沙、珠海、深圳开展“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专题调研。记者发现,粤港澳大湾区已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在加快人流、物流、资金流自由流通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单”。

  包括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通关便利化、跨境金融等都已对粤港澳大湾区产生了深刻影响。受访人士表示,过去粤港澳之间合作的一大障碍就在于生产要素流动无法顺畅进行,如今大湾区建设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能否消除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动的制约,进而建立互利共赢合作关系。

  交通硬件先行

  在今年8月19日召开的广东省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全体会议上,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广东省长马兴瑞均强调,要“举全省之力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交通恰是推动大湾区建设的重中之重。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研究员杨永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但凡国际上有名的湾区,都具备基础设施一体化、区域分工高度协调化、要素流动高度自由化等特征。“而人流、物流、资金流等要素流通的前提就需要交通这一基础设施作为支撑。”他说。

  诚如杨永聪所言,每一项交通重大设施的投用,都将影响包括人流、物流、资金流在内的生产要素变化。

  十几年来,从珠江口东岸去往珠江西岸,陆路交通除了绕行广州市区,只能走虎门大桥这一“华山一条路”。“彼时,珠江东岸深圳、东莞等城市凭借香港资金、技术优势快速崛起,而珠江西岸因交通问题,发展逐渐落后于珠江东岸。”杨永聪说。

  囿于此,中央、广东连续在交通“硬件”上投入大手笔。粤港澳大湾区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目前已具备通车条件,只待通车,承担着缓解虎门大桥拥堵重任的虎门二桥、深中通道等也分别完成主体合龙、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

  国务院港澳办港澳研究所副所长蔡赤萌曾根据“引资距离弹性”算过一笔账,“珠三角城市与香港的距离每减少1%,制造业、服务业中外资投入的金额就分别增加0.12%-0.17%。”

  届时,港珠澳大桥开通后,从香港开车到珠海、澳门只要45分钟;虎门二桥与深中通道更是将东西两岸车程缩短到30分钟左右;未来,珠三角9市与香港、澳门都有望囊括进一小时生活圈。

  在杨永聪看来,珠江口东、西两岸的物流成本会随之下降,可以预见,未来会有更多的人才、资金涌向珠江西岸。

  通关流程“去繁就简”

  有了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随着前海、南沙、横琴三个自贸片区行政审批事项改革、通关流程简化,港澳与内地之间在资金流、物流上也进一步实现了畅通。

  广东省商务厅副厅长陈越华在驻粤全国人大代表调研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情况动员会上表示,由于粤港澳是三个独立的关税区,商品在三地之间流动需要办理报关通关手续,延长了物流时间也增大了企业的物流和运营成本。“广东已经采取了多种方式缩减通关的时间和流程。”他说。

  以物流为例,广州海关对南沙港区进出口通关流程“去繁就简”,对通关流程进行梳理后找出8类共14项制约因素,将其细化成3类75项问题清单,精准施策。广州海关试点推出22项自主创新制度,其中4项在全国范围内推广。“2017年进、出口平均通关时间分别比2016年全国通关时间压缩48.5%、53.3%。”

  而横琴在实行“一次申报、分批出境”后,单批次货物通关时间从20分钟缩短至3-5分钟,珠澳陆路口岸小客车通关时间节约40%;而通过全国首创的“智检口岸”工作新模式,港澳商品进入自贸区的出口商品通检时间由2到3天缩短为16分钟,跨境电商平均通检时间仅105秒。

  在前海管理局局长杜鹏看来,前海的金融创新则为粤港澳大湾区资金自由流动进行了有益探索。

  “前海是国家人民币国际化试验区和金融开放的窗口。”杜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前海已经在推动跨境贷款、跨境投资、跨境划算、跨境结算和跨境资产转让等“五个跨境金融”方面实现了打通。

  以跨境人民币双向流动为例,前海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开展了跨境双向人民币贷款。截至目前,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累计实际提款金额371亿元;区内银行向境外企业发放11笔人民币贷款,金额54.94亿元。区内企业共办理33笔全口径外债宏观审慎管理业务,签约金额共计13.11亿美元。

  “大资金小流通”局面待改善

  尽管,在人流、物流、资金流上,粤港澳大湾区内部已经进行了多项尝试,但在南丰集团行政总裁、香港特别行政区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看来,当前粤港澳大湾区的很多方面,包括市场、资金、人才方面的流动都没有完全打通。

  究其原因,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申明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国际上的三大湾区实际上很多要素都是自由流动的,城市之间不存在体制机制问题。但由于粤港澳大湾区横跨三个关税区、三个行政区划和三种社会法律环境,带来的三地的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制度障碍,影响了湾区进一步合作的进程。”

  “尽管目前已经在跨境金融方面放开了一定的口子,但能够满足港澳资金进入内地投资、贷款市场的比例仍比较低。”申明浩拿跨境金融举例,经调研发现,香港在银行存款余额方面实际已经达到了10万亿元人民币规模,但现在能够流通到广东的仅有千亿元规模,依然存在“大资金小流通”的问题。

  近日,十二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在2018粤港澳大湾区新坐标与新机遇论坛上作主旨演讲时表示,人是一个地区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在湾区经济发展中也不例外。“推动人员互联互通,不是要把湾区内所有的人都变成一个城市的人,关键是要满足居民频繁往来的需求。”

  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实际上在粤港澳大湾区内部,港澳人士到内地的人员流动已经相对很开放,没有太大障碍,只不过是在港澳人士享受配套服务、国民待遇方面还有待放开。

  “我们也发现,中央已经颁布了包括港澳人士申领居住证政策,港澳人士在内地享受国民待遇也只是时间问题。”但他坦言,在某些细节上仍有一些不足。

  他拿税收举例,香港实际上纳税是15%,而内地相对较高。“如果按照内地法律缴税将增加其创业、就业成本,这将挤出港澳人士来内地工作的动力。”

  加速对接港澳需要顶层规划

  在黄奇帆看来,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当务之急是破除生产要素自由流通的障碍,克服不利于人流发展,硬件制约和制度制约。

  在部分驻粤全国人大代表调研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情况时,广东前海、南沙、横琴等自贸片区的相关部门也曾向代表们提出过上述意见。

  横琴新区管委会主任杨川在调研现场表示,“实际上在横琴片区,一线口岸监管非常严格,因此横琴片区的二线管理显得有些形同虚设。”他希望全国人大能够支持横琴片区先行先试“分线管理”模式。

  “如果政策允许,我们在一线管人,充分允许港澳货物进入二线;二线管物,严格监控商品进出。届时,在试点区域内部可以对港澳人士放开,开办企业则实施港人港税、澳人澳税。”他说。

  而杜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前海也在探讨“分线管理”模式。“实际上,因为科技的发展,我们用电子地图、商品通过电子标签等方式完全可以实现商品在监管区域内自由流动。”

  申明浩认为,要实现这些尝试,首先要在顶层制度上有所突破。“很多涉及港澳的改革事权都在中央,这就牵涉到综合市场的审批下放问题。”申明浩说,“这肯定要经过一个系统论证,不是说能够在短时间内一下子能解决的。”

  本报记者 李振 广州、深圳、珠海报道

编辑: 林涛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